欢迎访问南京生物医药谷官方网站

专业公共技术平台、投融资服务、公司注册等

查看电子地图,查看行驶路线,帮您顺利到达。

行业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国产药组团入围谈判药品目录 外国药企仍“观望”
发布日期:2017-04-18  浏览次数:39




        人社部办公厅日前发布通告称,根据新版目录确定的拟谈判药品,以及与生产企业沟通谈判意向,最终该部门确定了被纳入谈判范围的44个品种药品。出乎业内意料的是,最终进入谈判范围药品所对应的企业中,我国本土药企占比突破了半数。


        专家认为,这意味着长期被国外药企主导的谈判药品领域已经开始出现本土化趋势,但同时也有观点表示,国外药企大多对参与医保持观望态度,所以谈判热情并不高涨。

国产药“组团”入围谈判药品目录

        八年来首次调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终于进入了实施前的最后冲刺阶段。数据显示,新版本医保目录共包含药品数量为2535个,较2009年版目录新增339个,增幅约15%。其中,西药1297个,中成药1238个(含民族药88个),中药饮片部分未做调整,仍沿用2009年版药品目录的规定。值得关注的是,今年新颁布的目录中还确认了45个拟谈判药品。这些药品通常是创新药,临床价值高且价格昂贵,对于癌症等疑难杂症有较好的治疗效果。

        据统计,在人社部最新公布的最终将进行谈判的44个药品种类中,共包括了国产药品18个、外资药企产品26个,对应入围药企中我国本土药企和国外药企的数量分别是17家和15家。以此计算,进入谈判的药企、药品中,我国本土企业和药品数量分别占据了53%和41%的比重。而此前,媒体和业内分析人士均不约而同地预测,国内可能入围药品的种类数量仅为个位数。

        事实上,作为我国降低高药价改革探索中的重要一环,药价谈判制度的本意就是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把价格较高的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的价格降至合理区间。而这也一直是国际通行的做法。

        去年5月,我国公布了首批国家医保目录谈判结果,最终有3种药品率先入围,其中,慢性乙肝一线治疗药物替诺福韦酯、非小细胞肺癌靶向治疗药物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3种药物降价幅度分别达到67%、54%、55%,其中,替诺福韦酯更降至了该药品的全球最低价。相较之下,谈判达成前,替诺福韦酯、埃克替尼和吉非替尼的原价分别高达1500元、1.2万元和1.5万元。

外国药企“观望”情绪仍浓

        有专家认为,本次人社部公布的最终版谈判目录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即原本一直被认为是国外药企“主场”的谈判药领域中,国内外企业的比较差距正在逐渐缩小,大量国产新药和仿制药对原研品种的替代度正迅速走高。

        不可否认,我国药品消费市场总规模庞大,且后续增长潜力依然巨大。作为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中国药品消费市场一度被外资药企当做是避风港,而这也导致我国的高端医药市场确实存在长期被国外药企垄断的情况。

        然而,对于本次药品谈判所透露的高端药市场格局变化,业界看法并不一致。有专家坦言,外资药企生产的抗癌药虽然价格高昂,但某些药物从治疗效果上确实无可替代,而这也造成了外国药企有足够的“底气”不用削尖脑袋地挤入医保目录。“其实,部分去年相对积极参与谈判、加入医保目录的国外药企,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负面新闻缠身导致销量走低,才希望通过纳入医保以量换价重振销售的。该药企入围的药品确实因此增加了3倍的销售量。”该专家表示。

        资深医药专家赵衡也分析称,现阶段,越来越多的国外药企将低毛利的产品“抛弃”,转而将主要精力放在高利润、高价格的高端药上,就是因为这些药品本身是刚性需求产品,即使不进入我国的医保目录也能保证一定的销售额。“大幅降低售价进入医保虽然能冲量,但是由此带来的利益是否具有高性价比还是未知数,导致大多数外国药企仍持观望态度。”赵衡表示。

谈判药品进医保长路漫漫

        “目前我国药价谈判改革的推进进程相对符合预期,未来在医保覆盖面逐渐拓宽的同时,更多的药品尤其是高端药受到愈发严格的价格控制仍是主流趋势。”赵衡表示。

        实际上,与赵衡观点类似的业内专家并非少数,他们认为,在国家整体降药价的大背景下,拿贵族药开刀将是必然之举。国家卫计委原副主任孙志刚曾强调,“中国现在购买的专利药和独家生产药品的价格普遍虚高,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谈判,用巨大的市场需求换取一个比较低的、合理的价格”。

        为挤出专利药品的价格水分,2015年10月,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卫计委等16个部门共同建立了药品价格谈判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并建立了协调机制,组织开展首批国家药品价格谈判试点工作,谈判主要针对的是国内专利药品和独家生产药品。据悉,试点工作组织专家全面梳理遴选了国内专利药品、独家生产药品状况,最终选择了价格高、疾病负担重、患者受益明显的治疗乙肝、肺癌、多发性骨髓瘤等专利药品作为谈判试点药品。随后,专家成立了谈判小组,采取“一药一策”的思路细化谈判流程。

        谈判结束后不久,相关部门就发布政策要求各地及时将谈判结果在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上公开挂网,医疗机构按谈判价格直接网上采购。而且,在2016-2017年的采购周期内,各地不再另行组织谈判议价,并鼓励优先采购和使用谈判药品。

        然而,在中国药学会研究中心主任宋瑞霖看来,“降药价”和“进医保”并非因果关系,“国家药品谈判并不是医保谈判,各省医保管理方式、筹资平台、筹资能力都不同,谈判后药品想立刻进入各省医保,确实有难度”。而此前,人社部主管媒体在微信公众号中明确表示,谈判药品全面纳入医保,别操之过急。该文指出,一个药品是否纳入医保,看起来非常简单,背后却是一个非常严谨的评估过程。



/来源:北京商报

南京生物医药谷
官方微信